转眼半月已逝,日子是怎么过的谁也不知道。今天打开blog,看到还是离开前一天的日子,心中泛起了莫名的酸楚。

这算不算一种征途,一种寻找自我的旅行,一种漫漫长路不知尽头的旅行……离开的时候没有多余的感情,只是,只是深夜想起那个家的时候,泪水夺眶而出。

我还显幼稚,嫩拙,我还是带有一点的骄傲和一点的憧憬去的,只是,回来的時候,什么的什么都已荡然无存。我知道,即将回到过去,不用强制,是自愿。

室友在谈所谓的故乡,他们说,那是个可以怀念和回忆的地方,却永远不是个归宿和终点。何去何从,这么简单的問題,他们思考了半响,头望天空,淡淡的說,就这样的漂吧。那时的我,看着他们的目光,没有焦距的眼睛,突然说不出话来,是同情还是羡慕,是悲怆还是豪壮,不清楚。

自始自终觉得是被禁锢在大院子的动物,好不容易允许可以走出空荡荡的房间,却发现还有一圈粗粗的栅栏,有形的阻碍我继续前进。
他们说这是你以后活动的范围,以前的房子太束缚你了。
那么现在的呢?一眼望尽的空间,是他们最大的恩惠,他们笑着说,这样就自由了,笑的满足。
我拘束的走着,心中的自己告诉我,这不是追求的国度。是不是以后的奋斗,换来的是越出栅栏,然后发现又有一堵墙,横横的竖着气闷,如此继续,反复不停。

五十步笑百步,人类只是会不断重复错误的愚蠢生物。

那数十天时间,回来的時候,母上几欲掉泪,我又何尝不是,由此,我知道自己是如何的坚强的脆弱,脆弱的坚强,像玻璃一样。

一切是从某处开始斜划出去的射线,已不敢再预测他的终点。那些所希望的现实,因为在梦中演练过无数遍,已丧失了其可能性和真实性。那个咫尺天涯的地方,从什么时候,距离也就无限倍放大,我不断的跑阿,跑阿,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到达了。

一开始就和目的背道而驰,我以为是让我承认它,可是后来是我千方百计的让它承认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件及其讽刺和可笑的事。

这一切的一切,不是说明我的放弃和妥协,只是在人生这当中,没有比现在更为绝望,也没有比现在更充满希望。

什么是最重要的事,我在寻找,那段时候的我,只要友的mail,或者他的聲音,就可以伴我入眠,迷迷糊糊中隐约可以听见手机的滴滴声和他略带低沉的嗓音。我想让自己明白,即是在徘徊迷茫的状态中,还有牵挂我的人和我牵挂的人。
记得有个夏天,我就这么简单的认为,那样就可以了,真的么……我想我还在寻找,各种各样事的答案。

回来的前一天和室友去了夜市还有中式快餐馆,他们一前一后的走着,我看着从我身边擦过的人,霓虹灯下看不清面孔。那个城市在古风中沐浴了多年,现代化的大浪扑面而来,它招架不住,就被改造的面目全非。我对它的印象不好,书本里的小桥流水,炊烟人家,在这儿变成杂乱的垃圾和不着边幅的人。

老是带着警惕的眼神走完那条街,不得不走的街,飘着无以言表的臭味,旁边的室友一再强调着这不是本地人所为,我相信,可是心中还是留下了不好的一片污渍。那天在略显吵闹的夜市穿梭,后悔前面的失言,热情一点点褪去,剩下的是飞快的逃脱。

这个城市,我想我如何适应,只是,它将永远不属于我,它是生命中简单的过客,记得我看到那略显疲态的城市,第一次,我知道那是承担我的罪孽,所以我去了那里,和三年前,我走入另个地方一样,我要做的只是赎罪,可是到最后我忘了,我认为我可以,然后命运留给我的是无情的审判,我心甘情愿的接受,继续……

那个像玻璃的我,要试图不被摔碎的生存,然后坚硬的镶在适合的位置.
2008.09.12 Fri l 碎片 l COM(0) TB(0) l top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skaur.blog124.fc2blog.us/tb.php/51-8db5092c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