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7_7gatu.jpgキャスト :
斉藤龍介:下野紘
橘俊一:小西克幸

浅見:鈴木達央
白川由佳里:恒松あゆみ


あらすじ :
残像のように焼きついて離れない、眩しかったあの頃・・・・

社長令嬢との婚約が決まり、順風梍ソな日々を過ごしていた橘の前に、ずっと連絡が途絶えていた大学の先輩、龍介が現れる。
戸惑う橘に龍介は、一ヶ月間だけ「恋人ごっこ」をしてほしいと言い出し……。


2508l.jpg
【 キャスト 】
鈴村健一(笠原裕輔)/鳥海浩輔(久我山宗司)/保村真(沖津昌人)


【 あらすじ 】
幼い頃から一緒に過ごしてきた親友・久我山宗司が結婚したせいで、彼と顔を合わせづらくなってしまった笠原裕輔。ただひたすら宗司を避けていた裕輔だったが、二人の後輩である沖津昌人が同じ会社に就職してきたことで、宗司への気持ちが再び揺り起こされて……。

話題沸騰のトライアングル・ラブ。彼らが選ぶ十年目の答えとは―?



人类总会在需要前进的时候徘徊不前,反复商榷,以至于对唾手可得的机会视而不见,数年之后,突然想要把握的时候,却发现只是伸手一个简单动作也艰难重重……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迷失在自我编织的矛盾中。 ,

旧游无处不堪寻,无处寻,惟有少年心。
永遠の七月

只记得那个少年,那个在夏日阳光照射下幻化模糊的背影,那段相识,相交的日子。如果,时间就停留在那个夏日,那个七月,有多好。

九年后的橘俊一要和社长的女儿结婚,大学半途退学的学长龙介突然闯入,要求进行恋人游戏,俊一一边怀疑着当初不辞而别的学长,一边重新意识了自己对龙介的感情。当他想要确认的时候,龙介却告诉他真正的目的是以此索要300万?

龙介学长一直都是笑哈哈的,看不到他浓厚的隐痛。他一个人承担所有,不吱声的经过然后离开。俊一太过温柔,所以他什么不说得离开,俊一太过温柔,忍不住想起了他们曾经的岁月,所以又突然出现在他身边。龙介一直在矛盾,他在理智与情感的天平中左右摇摆,他不确定自己对俊一的爱是否会是种负担,不确定俊一是否会接受一无所有的自己,甚至在怀疑几经波折的自己是否依然有资格得到神的眷顾。因此他来了又走了,他笑了又哭了。他善良的连一个坏人也扮演不好,善良的选择一人离去,他想,不到一个月的甜蜜足够回味一生,只是,在月台回身的他,看见他的他,推翻了所有的假设……

俊一如果没有遇见龙介,他大约会事业和家庭圆满,过着和平常人无异的生活,只是想起了少年时光,心中抹过一丝惆怅。那个夏天的七月,那个人爽朗的笑脸,数年之后,依然清晰如昔。短短的几周相处,仿佛回到了一切的原点,想起了和前辈在雨中的依偎,想起了和前辈看海的约定,想起了他对前辈朦胧的感情。他以为他们还是从前的他们,一直都在一起。龙介冰冷的语句打碎了一切,包括曾经的憧憬。在这之后的绝望以及试图忘却的挣扎,都显得这份爱的沉重和悲伤,直到他看到信箱里的那张支票,直到未婚妻笑着要他争取幸福的时候,他才知道,他是多么的爱着那个微笑的少年,即使时光飞逝。

他最后追到了少年,他说他不准备放手,他拥抱着脆弱的少年,两人微笑。他们终于把握了在少年时代就应拥有的幸福。

下野的龙介格外可爱,虽然本人忐忑不安着是否能把前辈这个角色扮演好,可事实证明还是比较成功的。龙介这个性格的特征,下野就用笑来表现了,时不时爆发出来天真无邪的笑声,充分感觉了龙介开朗活泼的特点。但后面几场语气的转轻转低,也切合了剧情的需要,下野略带沙哑的声音,试图表现的冷酷,却反而透露出落寂和悲伤,更突显了人物的善良以及面对感情自我牺牲的决心。最好的一场大约是龙介洗澡洗好看到俊一睡着叫自己名字时,先是不可抑止的大笑,渐渐转凄凉的呻吟,这段听着心痛,也很好的为下文做好铺垫,大赞。

小西的俊一,中规中矩的一个人,或许小西朴实不加修饰的音调,赋予了他平常人应该有的喜怒哀乐。本身这个角色就没有亮点,平凡人一样的简单,会喜欢,会悲伤,感觉小西演绎最好的是那场生病的戏,先是犹豫着向龙介告白,语气中是复杂的感情,突然听到所谓的真相之后,转变为愤怒,而后又是绝望,语气的加重以及咳嗽声,更添这个人物当时的悲剧色彩。那时候虽然不相信龙介的话,可是依然为俊一感到不公和同情,大概一半是小西的功劳吧。


青春时期,他们追逐的身影,回荡的欢笑,一片残像,如今应该怎样捕风捉影。时光荏苒,他的名字依然熟稔于心。年少剪不断理还乱的线条一直延伸到了现在,那些人,成熟中带着青涩,属于过去的味道,丝缕盘绕。迷失在叫做幸福的迷宫中,找不到出路,找不到少年的美好时光,找不到曾经属于他的他。

永遠の七月是,くちびるの行方亦是。

くちびるの行方
老实说并不喜欢这样的故事,彼此以为大家都是大人,所以明白事理,所以一切都以大局考虑,所以逃避要面对的,所以失去了幸福。这样的故事,从头到尾,弥漫着灰暗稠厚的烟雾,慢慢上升,然后吞没一切。沉重压抑,直到最后,笠原裕輔和久我山宗司互通心意的时候,才略显光明,两个人可以脱去所谓大人的枷锁,坦诚相见,不能不说,是种欣慰。

故事其实很简单,青梅竹马的两人,感情一旦滋生就不曾褪色,至今保留着少年时代的水色。彼此都有所察觉,却企图回避,背靠背,看不清表情,摸不清想法。他们自以为是地过着理所当然的生活,久我山结婚成家,和笠原进入同一个会社,还要共同开创属于他们的事业。表面看起来异常完美,沿着共同的路一起走下去,但事实两个人背道而驰,一厢情愿走自己的路,和对方的那条鸿沟裂缝随着岁月愈来愈大。如果没有冲津昌人的出现,是不是两个人就会这么一点点走向深不见底的悬崖,揣着一份谁都不知道的心意直到老死么。我不敢感想象,也不愿意。

我不想再活在充满谎言的世界里。

笠原裕輔是不是到最后才发现自己其实一直在撒一个弥天大谎,他骗过了现实,骗过了久我山,却骗不过自己最为真切的内心。他对久我山的爱,是一种慢性的毒药,久我山结婚的时候,被冲津点破的时候,还有得知久我山要做爸爸的时候,一次次发病,毒渐渐渗透到骨髓,痛得生不如死,他忍耐至今,到底为了什么。

我对你的感情从很早就开始,所以一直在逃避。

我山之始至终保持着冷静,冷静得让人心惊,他对笠原的爱,火红的炽热,但一味用冰块将其冰冻,他和不喜欢的对象结婚,他让冲津好好守护笠原,他会一个人默默离开,却不会和面前那个男孩说上一句彼此都期待已久的话。他让许多机会错失,他的许多话在出口的一瞬消失,他只会用虚伪的借口来掩饰着自我的软弱,却不会鼓起勇气拥抱面前颤抖的男孩。
这两人,初衷都不想伤害对方,却殊不知彼此伤害的已是伤痕累累,无力挣扎。他们都不敢打破现有的关系,却千方百计地表现出希望得到一个恰当结果的行动,于是的他们,痛得无法开口说话,只能任由毒的渗透。

那场久我山和笠原告白的戏,看的心痛,明明什么都以昭然若揭,却因为冲津的出现而截然而止,两个人面面相觑的表情,看不透彼此的想法,那是惋惜还是后悔,那是庆幸还是烦躁……他们伪装得太好,以至于自己真实的想法也一点点消逝。

后来出现的冲津,忽然觉得牺牲好大,摆着一个两个人的媒婆位置,不断的挑衅彼此,直到两人甜蜜却功成身退,那句喜欢着喜欢久我山前辈的笠原,怎么看,也只是最后的无奈之言。

铃村的笠原,怎么看都是个忍耐过头的青年,明明对久我山的感情一触即发,却一直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果然只能对铃村的演技甘拜下风,那样在FT活泼的他,一进入故事,语气转的犹豫和凄凉,一个活生生的笠原就被他构画出来。他一直在咬着字读台本,想要表现的是笠原无可奈何的微妙立场。那些安慰久我山的话,听起来是正常不过,但最后几个的降调,还是泄露了悲伤,这点上,铃村表现的特别好。

至于鸟海,感觉他最近老是扮演这种阴郁的男人,明明很渴望感情得到认可,却缺乏勇气去确认,用冷淡伪装自己。比如五月中あしたのきみはここにいない的老师,再比如这里的久我山。鸟海抛弃了他一贯擅长的口气,只是严肃认真地讲着每句话,看不到有多大的感情波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守着心理防线。记得久我山和冲津谈话的那场,将最想守护的少年托付给冲津时,鸟海终于不再用淡然的口气叙事,一个个低调的下压再加上他磨砂玻璃般的音质,赋予久我山新的魅力,一个男人忍不住地真情流露,用那种快哭出来的口气。只是个人所期待鸟海色气满满的愿望再一次落空,不免有点遗憾。

两位演技派的声优为原本沉闷的故事加入一丝活力,循循善诱的把你引到了最后,最后让你看到少年时期遗失的美好重新回归,少年惨像逐渐清晰。

Fifth的永遠の七月和inter的くちびるの行方都选择了少年感情回归那样的题材,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而且两个主角都是有未婚妻和妻子的人,立场微妙得很。只是,在已是冷淡的成年世界中,突然有来自少年时代的温暖,是不是会有一点前进的力量呢。而那些青涩透明的岁月,原以为已是彻底告别,没想到突然的出现,更显那一份感情的纯真和宝贵,忍不住让人回味和感动。两个故事的HE虽然会有落入俗套的想法,但是弥补了少年时关键的一笔,还是可以使人微笑的祝福他们幸福。

沉浸在漫长岁月中的少年残影,因为你们,因为他们,如今清晰如昔。曾经那样的岁月,是否珍惜……
2008.08.03 Sun l 流質 l COM(0) TB(0) l top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skaur.blog124.fc2blog.us/tb.php/40-15f9738e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