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共同度过的岁月,记住爱,记住时光。
——维吉尼亚.伍尔芙

20080707120312585.jpg
神是独的,独一无二的独,孤独的独……ruru所选择前进的道路亦是如此,成为神,会寂寞,必须寂寞,只能寂寞。
Ruru即使不成为神也寂寞,这一点甚少有人知道,而那些知道的人,在时间的流淌中,抑或疏远,抑或离开,抑或默然。比如朱雀,比如夏莉,比如C.C。
Ruru幼时的噩梦是心头白布上的一抹血渍,试图洗拭,却欲盖弥彰。慢慢渗透地染满了白布,于是构成了一张膜,横横的隔在少年和旁人的中间,你不能捅破,我也不想捅破,就这样一直僵持着,与自己,与这个世界。
其实生命中流淌着多少温暖,只是他拒绝路过。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朱雀是捅破这层膜的第一人,是他把ruru从黑暗中拉了起来,用他尚且弱小但充满力量的双手。
可是,星转斗移,再次相会的两人,朱雀不是那时的朱雀,ruru不是那时的ruru。以后两人对峙的立场让人感到心痛并且无奈,因为他们所要面对的是一个到处充满虚伪和险恶的世界。了解到彼此真面目的都是在战场,突兀的打破面具,不知道双方那时是怎么想的,是不可思议还是理所当然。不明白为什么ruru依然会攻击兰斯洛特,不明白朱雀为什么会把ruru死死压在脚下,然后换取第七骑士的头衔。
是的,我们都知道,他们会有他们的理由,娜娜丽的幸福,尤菲的死或者更为高尚的理由。可是,他们是不是忘了,童年时彼此依靠的身影,单薄却有力,相互追闹的场景,黑白却温馨,那时的他们,就在那一特定的瞬间,并不孤单,反而拥有的很多。
可是,夏日里的回忆,欢笑,和蝉鸣声一同,像长大了的蒲公英,那么一吹,纷飞四散,不见踪影。
记住了纪伯伦的那句话,我们走的太过遥远,忘却了最初的目的地。朱雀忘却了ruru的孤寂,忽略了ruru悬在空中等待的手,他就那么轻易扯断了维系两人的绳索。相互警惕审视的目光逼着两个人不断的后退,后退到了天平的两端,赌上了以为永恒的友谊。
Ruru处境的孤立空前独后,妹妹相见而不能相认,无人陪伴,卡莲的不幸被捕,失去重要的王牌,C.C的沉默不语,她知道所有,却让ruru自己选择。并不想说他还有roro陪着,那个孩子从小就孤独着,他幻想着依靠ruru摆脱以前,幻想着真正有个哥哥,歇斯底里的追求,可那只是水中捞月。他并不比ruru好多少,自然无法理解ruru真正的孤单。
还有,夏莉的死,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开始明白ruru的孤单,或许是很久以前,或许是临死前的几个小时,这都不重要了。因为她终归看到了一个人和世界战斗的ruru,她终归体会到了绝望的寂寞,但这样的她,现在静静地闭上了眼睛,像个沉睡的孩子。
Ruru在得知娜娜丽成为11区的总督时,曾经万念俱灰,可是看到了学院上空的烟花以及夏莉的笑容时,他重新认识到自己的目的,要守护的不仅仅是娜娜丽,还要将世界变回原来的纯真和美好。让悲伤孤独的人回归温暖,回到学院,然后一起笑,一起玩。
那些人包括他,烟花在头顶炫彩时明白,他们少不了他,他也少不了他们。可是现在,他们忘记的忘记,离开的离开,冷淡的冷淡,还有深深沉睡去的,可见,这个世界多么丑陋,多么急切的需要改变。
Ruru一直往前走,,不让别人看清面目,拖着长长的单只吊影,一转身,溢不住往外泄的凄伤眼神,所以,我说,这个少年冷暖自知。
他想成为神,因为厌倦了凡人的无能,凡人的乏味。但他依然是一介凡人,渴望着小小的幸福。那些在学院里的日子,虽然无聊厌烦,但却是一个正常的少年应有回忆。回想起来,会有青涩,伤感,也有喜悦,欢乐。关于夏莉的,也是其中一部分。所以他深藏不露地珍藏着,所以当夏莉的存在被抹杀时,他恸哭,他说,你知不知道,也在葬送着我的美好。心中滋生的,是熟悉不过的来自孤单的寒冷。

我想,ruru一直都在斟酌和探求着学院日子的真实性,他们吵吵闹闹的日子,他们顽皮可爱度过的生活。他的身份是假的,名字也是假的,所以会不会突然有一天有人和他说,那一切也是虚假的。Ruru一直在做那一天的心理准备,其实他不想,那种日子的来到。但是他害怕失去,所以反复地证明着残留真实的正确性。现实的可怕以至于他极力的避免让学院以及其他人卷入他与世界的战争,他维系着脆弱的关系,也许是为了伪装身份,但实际上,也许想保护着自己的内核,一个饱受孤单折磨的灵魂,哪怕少受一点痛苦也可以。
那些说着你好再见的人群中,那些擦身而过的人群中,总有一些人鲜明的凸现,挥着手,笑着说快点地招呼自己,总有些人不当他是对手或者敌人,一览无余的内心向他展开心扉,不离不弃,静静站在他身边。夏莉就是其中一个,所以当他抱着她的时候,他说,不要破坏,最后那一点温暖。
那时候,他用geass帮夏莉消除记忆也是如此,学院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夏莉扮演着她应该扮演的角色,忘却她的痛苦和罪孽,无忧的活着。他有时看着他们乱糟糟的闹着,玩着,会苦笑,他们什么都不知道,该抹杀的就抹杀,该篡改的就篡改,虽然会感到愤怒,心酸,ruru还是希望她和他们可以继续下去,他们的小小幸福。那些幸福,像击鼓传花,时不时地也会传到自己手里,拿着,捧着,亦真亦假。不知道是喜还是悲。
学校是校园的生活,战场是腥风血雨的坟墓,两个世界,一清二白,互不干扰。
战争和流血,受伤和死亡,那些是滚动的数据,网络的快报,唯独不是亲身经历。可是夏莉的死,打破了这个说法,战争,不可避免的蔓延倒了ruru的所谓正常生活,即使他千方百计地避免。突然却也在意料之中。
所以说夏莉的死,和尤菲一样,虽然震惊,但也属剧情的发展中,ruru要登上神的圣殿,身边那些留恋的人,他不想疏远,命运帮他说再见,神,注定一生孤单。
只是,这一切是不是来的快了,快乐的憧憬连结尾还没想好,黑色的帷幕把什么都掩盖了。然后,留下的ruru,不断重复着他们她们的华彩生活后浓墨重彩的疼痛,他说,我是不是已经千疮百孔了呢。

后来,我知道,世界上的每一个人,每一个事物都有它存在的意义。夏莉她的微笑,永远沉浸在时间的长河中,而那些关于生命的碎片,星星点点,耀着光,点缀着黑暗。
她大抵一个平凡的女孩,普通的生活,有着少女怀春的美丽,烦恼着的就是这么点恋爱的心思,看的时候,觉得那只是个插曲,或者短章,有惊无险,画上了句号就不再被提及。平时看着她对ruru面红心跳,扭扭捏捏一派纯情的样子,只是一笑而过,那是她那个年龄段特有的表现。
可是她死的时候,突然又是不安,又是伤心,忽然觉得,她的存在,也许并不是最重要的,可也是ruru心中的一点慰藉。她走了,也许一同带走的还有ruru残留不多的温暖和对平常生活的执念,带走了ruru曾经无比看中平凡生活的记忆。之后的ruru,也许不会露出温柔的笑容,不会很困挠的露出无奈但妥协的表现,不会和谁一起逛街,不会有谁跟他好好把话说完。
所以夏莉是他作为ruru的重要证明,她的存在代表了太多,她爱着ruru,毋庸置疑的爱着,她爱着他甚至不奢求他的回应,她只要在他的身边陪着,看着就可以。她爱了又恨了,恨了又爱了,不能自拔的她感受到那份真实之时,大约也感到了ruru的寂寞。 Geass消除了太多,多得让人感到茫然,但那个女孩的感情,无论多少次的沉淀,还是会清晰的浮上来,记忆犹新。爱情,是道解不开的化学题。
我不知道,她爱上ruru是不是个错误,也许,爱本身无罪。
zero和ruru的界线开始模糊,两个身分将不分彼此,真正的重合。他一点点走上修罗之路,靠近神的存在,只是身边的人,一个个来不及说再见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这个世界多么可怕,多么寒冷,想起以后的ruru,一个人于这个世界战斗,即使众叛亲离……
那样的ruru,我心中充满了酸楚,不知如何用文字表达。
Geass并不是无敌的,尤菲和夏莉都证明了这点,那种强制性的物理控制终敌不过来自人类内心的真挚感情。所以也许,是这个世界毁灭了ruru,也会是这个世界拯救了ruru。
Ruru能做的是什么,什么也不能,他只能拭干泪水,展开他与世界的那场对抗拉锯战,那是他一个人的战争,无论结果如何,谁也回不回去,他的她的他们的她们的曾经那么美好那么简单的青春,我想,他是知道的。

最后,想起了那个同样孤独一生的伍尔夫,她沉浸于意识流中不能自拔,宁愿随波逐流的结束生命,她最后却留下了那样的话,记住我们共同度过的岁月,记住爱,记住时光。
所以记住夏莉,单纯美丽的女孩



2008.07.17 Thu l 潤玉 l COM(3) TB(0) l top ▲

コメント

成爲神,抑或成爲脩羅,若這就是那個男人所選擇的道路,那麽他隻能不囬頭的走下去……
2008.07.19 Sat l askaur. URL l 編集
悲しいです その男
不過 那可能就是所謂的宿命什么的
踩著腳下無數的尸體 成為王者
或 成為神... ...
2008.07.19 Sat l Eve. URL l 編集
No title
好长啊.......
2008.07.17 Thu l mr.mushroom. URL l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skaur.blog124.fc2blog.us/tb.php/2-df58cff6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