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斑驳,他站在惊慌失措的男人面前,举起右手,黑白太极分明的铁环闪着银色的光,“灰狼众的分刀,惩罚企图颠覆隐世和表世的造反者……”拔刀,划一道华丽的弧线;收刀,留一朵鲜红的曼珠沙华。
他一头粉色的头发,随意扎着丝带,眼神有时凌厉的不带一点感情。他穿着上衣下摆的深色武士服,胯间插着一柄白我闻,对擦身而过的人回答是,清水雷光,一介武士。

f545be2c157197f88b13993d.jpg

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梦里的清水家是红莲的剪影,血红的一片,火光中是母亲苍白的脸,死死地挡住了挥向少年的那一刀,她说,雷光,拿起白我闻,完成使命。
自以为是的大人利用了单纯的孩子,策划叛乱,牟取利益和名誉,却没想到自食其果。
原来光鲜的外表之下,可以深藏如此丑陋的欲望和狰狞的内心,少年了解到这个事实时,他明白再也回不去了,无忧无虑的梦幻时光。只是代价太过沉重,家族的灭亡换来他走进现实的一步。
那一夜,血花飞溅,火舌肆虐,犹如一朵朵的彼岸花,开满一条火照之路,指向黄泉。
少年对愕然的妹妹告别,留下她一张泪水纵横的脸。少年背影的绝望和悲伤全部被火苗吞噬,无人知晓。
清水家并不是值得骄傲的地方……
他喜欢着妹妹,所以仍希望妹妹爱着父母,爱着叔叔,以清水家为荣。他说,肮脏什么的都由我一个人承担就行了。轻描淡写的他,看不清此时的表情。
他喜欢着妹妹,所以雷鸣永远是他心头的痛,雷鸣无由来的怨恨,带给他的又是怎样的悲哀呢。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
隐世和表世,现实和幻想,两者选一,这道选择题应如何完美应答。
清水家族,为于隐世和表世的边界,就是开放在忘川的彼岸花,维持着两个世界的平衡,接受一切,守护一切,最终自己却无法获得幸福。
彼岸花的花语是,悲伤的回忆。
又到花开时,叶落花开,雷光的刀锋擦过水平面,挑飞数朵妖冶的曼珠沙华,一同坠下的还有雷鸣的身体,红色的血和红色的花,漫天绯色。
哥哥抱着彼岸花离开,他用一个并不是致命的伤口警告妹妹别再踏入隐世,所谓彼岸花的诅咒,他一个人承担,妹妹只需守望幸福即可——那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当妹妹再次倔强的站在他面前时,一切明了,她持刀冲向哥哥,夹杂着复杂的感情,后悔,痛惜,悲伤以及不甘……
我喜欢妈妈,喜欢爸爸,喜欢叔叔,也喜欢哥哥啊……
雨夜凄凄,花影摇曳,流淌在脸上的是泪,还是雨水……
我闻刀是用来阻止森罗万象的滥用,妹妹的是黑我闻,哥哥的是白我闻,共同守护。
世上有些事一旦选择了就无法挽回,有些人错过了就会是永别。他只能像小时候一样,抚摸着妹妹的头,“太迟了……”

真的是这样吗。
那个男孩,静静地躺在彼岸花丛中,鲜血从手掌中渗出,染满了草地。他却依然笑着对少年说,兄妹之间,有什么值得憎恨的呢……

此曲有意无人传,愿随春风寄燕然
母亲说,雷光,刀是用来制裁和惩罚的,而不是用来救世。
白色的夜,黑色的雪,男孩来不及抹嘴角的血渍,呆呆望着旁边的持刀少年。
那是我杀了表世的人后所救第一个人。
那是我在丑陋的世界中向自己伸出援手第一个人。
两个人的世界一点一点地改变,彼此没有察觉,也无法察觉。
目黑俄雨,蓬松松的头发,瘦小的身体,看起来弱不禁风。他的口气带有年少轻狂,字句中透露出的是对清水雷光的仰慕之情。
男孩用近乎崇拜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少年,是他,将已被践踏粉碎的幸福重新放回男孩的手里,是他,会用温柔的微笑回应他,放心地将后背交给他。
少年强大,坚强,冷静,理智,干脆……男孩心中的完美标准,但他一直一直都在想,为什么那样的人也会露出落寂的表情,为什么那样的人也会满怀心事,什么也不说就离开。
男孩有过于美好和纯洁的愿望,希望这个世界能够幸福。
多好,可是身边的人,那个总是用笑容伪装悲伤的少年,却从一开始就没有得到真正的快乐。
可不可以为他做些什么。但却明白,可以给他幸福的不是我,而是在遥远的女孩。
所以,他逆着雨点冲了过去,挡下那道打下妹妹的剑光,结束,并不是现在。
他说,如果,我用生命的价值,能不能换回那个人发自内心的笑容。
这样的孩子,让人怜爱又心痛。
一切发生得太过迅速,耳边是淅淅的雨声,以及连绵不断的耳鸣。原来,少年的心声,到最后,哪里都没有传递到。
他所爱的人们,他一个也不想伤害,中学的少女,亲切的爸爸,妈妈和叔叔,喜爱的妹妹,还有跟在后面的男孩。
他想,如果贯彻着自己坚信的道路前进的话,就可以保护所有需要他的人。但事实上,他差不多谁都伤害了。
少时无助少女的最后一个微笑让人心碎,曾经那样慈祥的叔叔,显露狰狞的面目让人惊栗。
少年感到自己的软弱和乏力,有什么办法改变这个不再美好的世界。
于是遇见俄雨,他觉得他被人依靠,要变得更加强大,他觉得男孩美好的梦想给他了信心,继续走下去的勇气。
有些东西不被察觉,并不表示不存在。彼此相互依存,羁绊在心中扎根,生芽,那么深,那么深。
雷光为什么和俄雨说那个秘密,也许像雪见说的那样,有些秘密是想让人知道,等待适合的人去询问而已。但,少年也许单纯地想寻求解脱,他承担得太多,超过了负荷。杀戮过多的他感到累了,倦了。无意伤害所爱人的他,怕了,乱了。然后,他看到一直守候的男孩,他说,可不可以让我靠一靠。
也许他早猜到男孩会和妹妹和盘托出,却没想到男孩会打算付出生命的觉悟。
男孩,是真心想让他幸福的人。就像妹妹雷鸣,爱着他,从一开始,即使恨着他也无法停止。那些人的感情和心意,那一夜突然鲜明直接的出现,他才明白。逝去的无数个日子中,他一味的封闭了自己,承担罪恶,以为这样就可以使他们幸福,却忽略了身边的渴望解释目光,伤害了脆弱的感情,自己只沾染了一身血腥。
错了么,他怔怔的看着监护室的俄雨,迷惑着。和母亲酷似的妹妹站在他身边,告诉他,那把刀,我闻刀,当作制裁的刀,在他手中,已有了新的意义,这就是他贯彻信念的结果。
他们,自己深深的伤害,依然义无反顾地爱着自己,这就是所谓得幸福吗。
少年思索着,往事浮现,禁不住,掩面哭泣。
只要俄雨再看我一眼,做什么都可以。
我再也不能失去什么了。
这个世上,假作真是亦为真,真作假是亦为假,本无善恶美丑分明的界限。清水雷光,这个少年如果能够怀着坚定的决意一直沿着坚信的道路前进,就可以了。
少年为什么喜欢彼岸花,是希望和曼珠沙华一样么,怀着死者的思念和生者的眷念,坚强的活下去,而奋斗着活下去,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雷光把白我闻留在了花丛中,什么时候,他认为有资格拿起那把刀,履行刀所隐含的真正意义时,他就是一个成熟的武士。
那时,又将是,叶落花开之时,永远,如同彼岸花,守护着两个世界。



2008.07.13 Sun l 潤玉 l COM(0) TB(0) l top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skaur.blog124.fc2blog.us/tb.php/1-2fcf560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